下载易发游戏带三张牌|三张牌出同花的概率
《企業觀察報》:智取龍泉山——中國電建水電七局穿越全國最長軌道交通高瓦斯隧道紀實
來源:水電七局 作者:曾志遠 黃琪 李東 時間:2019-04-09 字體:[ ]

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巴蜀龍泉山,桃花競相開。

龍泉山隧道——全國最長軌道交通高瓦斯隧道,全線貫通!喜訊迅速傳遍巴山蜀水,所有人為之振奮。

這是一次歷史的穿越,連接龍泉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不畏挑戰  攻克全國最難

成都軌道交通18號線,出身不凡,來頭不小,號稱“最難地鐵線”,具有“第一速度、第一隧道、第一規模”三大特點。

其為國內首條設計時速140公里的軌道交通線路,國內在建最長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線路全長66.71公里,共設車站12座,建成后從火車南站到天府國際新機場只需半小時。其還是國內最長穿越高瓦斯地層的軌道交通線路,通常長度超過3公里就被稱為“長隧道”,而龍泉山隧道足有9.7公里,如此長的隧道在城市軌道交通建設上暫無先例。隧道為國內PPP模式實施的投資額最大的軌道交通項目,四川省首個PPP地鐵項目,由成都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與中電建成都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共同出資。

工程建成后,將助推四川深度融入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深入實施“一干多支”發展戰略,重塑全省區域經濟版圖,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臺階。這一切,讓成都軌道交通18號線備受業界內外關注!

為何選擇PPP模式

“正是因為這些第一,我們才選擇了PPP模式。”成都軌道交通集團建設分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朱俊平一言蔽之。

為何選擇水電七局

“水電七局經驗豐富,此前建設的成簡快速公路就是穿越高瓦斯隧道,不僅順利貫通,積累了相關的施工經驗,還榮獲了集團安全生產先進項目。相信他們同樣可以干好這個項目。”中電建瑞川軌道交通集團董事長蔣宗全道出緣由。

為何稱龍泉山為高瓦斯隧道

當全工區的瓦斯涌出量大于或等于0.5立方米/分,即為高瓦斯工區。而在龍泉山隧道,瓦斯涌出量是1.23立方米/分,最大濃度2.62%,預計涌出總量為700.23萬立方米。一個家庭按照每月使用15方天然氣計算,龍泉山隧道涌出的天然氣,大約可供1萬個家庭使用4年。

千百年來,龍泉山一直是成都東側的屏障。翻開規劃地圖,仔細琢磨成都軌道交通18號線的規劃,便能感受到這條地鐵線對于成都“東進”戰略的落地何等重要。橫亙在18號線上的龍泉山隧道,占據全線長度的六分之一,重要意義不言而喻!其中的進口、1號斜井、2號斜井工區均為高瓦斯工區,建設之難可想而知!

扼守咽喉  決戰龍泉之巔

“提高站位,創造精品工程;強化安全管理,推進科技創新;打造央企標準,實現合作共贏,樹立七局名片!”水電七局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東林的要求猶在耳畔。

回憶最初,項目經理高峰坦言,那時剛過不惑之年,立志挑戰自己,實現人生價值,就接下了任務。“干不好就陷入深淵,直接影響公司后續市場。這下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眼前的東北漢子難掩激動,聲音顫抖。

2016年8月,水電七局正式參建龍泉山隧道,工程位于天府新站~三岔湖站區間,采用雙洞分修,礦山法施工。

工程一開工,就給所有人來了個“下馬威”。

進口工區的500米隧道,比預期的困難很多,折騰了所有人一年。因為是Ⅴ級圍巖,為軟弱地層,土質微膨脹性。就像“橡皮泥”,遇水就膨脹軟化,水浸泡圍巖后,隧洞立馬變形,發生地表沉降,伴隨坍塌風險,直接影響施工。那段時間,只能慢慢開挖,一個月只掘進了25米。

這樣下去,如何保證左線9690米、右線9724米的隧道按時貫通?工期一旦滯后,引發的連鎖反應,可想而知。項目部立即調整策略,在進口和出口處的腰部,打通1號斜井和2號斜井,將整個工程分為三段4個工區、12個作業面,1400名施工人員,齊頭并進。但在龍泉山隧道,不能只求快,還必須穩字當先。

油氣田高瓦斯,猶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掛在所有人的心上。

“打鉆時氣體噴涌而出,把鉆都頂出來,無法繼續作業。”1號斜井工區主任薛貴平回憶遭遇的高瓦斯涌出仍心有余悸,工作31年,這還是頭一回。

那是在1號斜井工區距離進口2公里處,從2018年6月27日起,瓦斯逸出超限5次,最高濃度達0.5%,并且有持續增加跡象。到7月1日凌晨,瓦斯繼續異常逸出,流量達到5.17立方米/分,最大濃度為2.62%,如果人員不在10分鐘內撤離,即有爆炸的風險,后果不敢多想。立馬撤離人員,設備停止工作,這才阻止了災難的發生。

隨后,現場停工一個月,加強管理,邀請專家把脈問診,分析原因,制定措施。最終,項目部從瑞士購回1臺大型風機,共計投入24臺風機,加大通風量;在瓦斯逸出點安裝瓦斯排放管,稀釋瓦斯濃度;對相關人員教育培訓,組織應急演練。

“黨員關鍵時刻就得沖鋒在前”,身為1號斜井黨員責任區的責任人,薛貴平回憶那段時間,大家齊心協力,迎難而上。

2016年8月6日凌晨,2號斜井所在地簡陽市丹景鄉境內發生特大暴雨,導致山洪暴發,泥石流瞬間淹沒丹景鄉。在得知消息后,33歲的項目黨總支書記孫志強立即部署,第一時間組建60人的隊伍和設備,迅速趕往現場,投入到搶險救人、救災和災后重建中。

經過96小時的努力,轉移安置受災人員200人,清理泥石流災后留下的污物,恢復了丹景鄉原有的面貌。此舉,得到了簡陽市委、市政府的公開表揚,并收到了丹景鄉黨委、政府、百姓的感謝涵和錦旗,也為中國電建、成都地鐵贏得良好口碑。

突破重圍  彰顯電建神威

“我們主要面臨四個施工難點。一是高瓦斯安全風險大;二是長隧道小斷面,三是征地拆遷難,維穩壓力大;四是環保要求高。”總工程師張文選深知,這個項目并不好干。僅2018年,四川省、成都市政府、業主、中電建成投等各級領導到項目部檢查超過百余次,足見對工程的重視。

龍泉山分布有臥龍寺向斜、龍泉驛大背斜、龍泉驛斷層、馬鞍山斷層等不良地質。在地質條件較差的前提下,小斷面施工難度更大,龍泉山隧道就是這樣。由于是單線隧道,從開挖、出渣到噴漿、支護的13道工序,工序穿插相互干擾,都要求在最寬8米、最高9米、平均面積只有67.3平方米、類似一個單打羽毛球場的大小內完成。這樣的情況下,對機械設備、運輸、工序銜接提出了更高要求。

每掘進16厘米,就需1輛渣土車,但車輛在洞內倒車很艱難,通常是“直進直出”,通過統一協調,有序避讓;并且對挖掘機、裝載機、出渣車等150臺洞內機械設備都進行防爆改裝,一旦瓦斯濃度超過0.3%,設備自動報警,超過0.5%設備停止作業。就這樣,保證了單個作業面最高峰時掘進135米/月。

跨越成都天府新區、高新區、簡陽市,涉及四鎮兩鄉,地方各級管理層級繁雜,行政區域多,征地拆遷協調難度大,地方維穩壓力大。工程位于國家級森林公園——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風景區,施工過程中要求減少對廢水、廢氣的排放,減少對周邊環境的破壞,保持原始植被。

這一切,使得原本就不容易的工程,更是難上加難。

“為防范發生風險,我們建立了安全監控五道防線。”安全總監張珍貴慢條斯理,細細說來。他口中的五道防線就是,通風系統全天候;系統監控不間斷;人工瓦檢無死角;施工設備全防爆;工序管理全旁站。

項目部僅瓦斯檢測人員就達80余人,每2小時就對全線160余個監測點檢測一次,保證檢測無死角。隧道設置全方位監控系統,對隧道現場情況進行24小時實時監控。

為確保施工安全,項目部還采取諸多舉措。工人的安全帽上帶有定位功能的芯片,手機、鑰匙、皮帶扣等金屬物品都不能帶進隧道;所有人員經過兩次安檢才能進入施工現場。在既有視頻監控的基礎上,監控系統拓展瓦斯監測、人員定位、廣播通訊功能,為后續施工提供安全保障。在隧道斜井前,一個大型LED顯示屏實時顯示著隧道內的重要空氣成分指標,每天24小時不間斷。開工至今,項目部的安全投入費用就超過5000萬元,對安全的重視可見一斑。

風風雨雨,一路凱歌。為加速施工,他們在現場創新技術,為質量和安全保駕護航。使用可升降式隧道開挖臺架,滿足不同地質條件下的開挖工作,實現開挖工法的快速轉換;研發“隧道混凝土襯砌兩級鉸翻轉自鎖組合鋼端模”、養護臺車和自行式仰拱棧橋,提高施工質量,還有使用止水帶定位器,鋼筋卡具、鋼邊止水帶的張緊器等,加快施工進度,節約施工成本。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此中的深意,他們堅信不疑。目前,項目部結合現場施工實際,累計申報專利技術8項。成都市工人先鋒號,成都市五一勞動獎狀,成都市文明施工達標工地,成都軌道交通集團質量、安全及履約信譽考評第一名,中國電建成都地鐵建設指揮部先進集體,水電七局“青年文明號”,水電七局示范黨總支等榮譽紛至沓來。還收獲來自當地政府和個人贈與項目部的“抗洪救災”“見義勇為”“關注弱勢群體”“愛心捐助”等8面錦旗,為成都地鐵18號線的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

鐵漢柔情  付出贏得認可

“你們是我見過的隧道施工中標準化程度最高、瓦斯防控體系最為規范的隊伍。成都軌道交通的項目,歡迎你們參與投標。”成都軌道交通集團總經理沈衛平給出了高度評價。

 “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即便如此,嚴苛的高峰給這個平均年齡29歲的團隊打出了85分。在他看來,項目部還可以做得更好。接下來,還要重點梳理總結技術成果,申報專利、工法項目,沖擊國家優質工程獎,力爭魯班獎。

這個有強迫癥的人,逼著職工考證學習,現在人人都有市政的九大員證,還有14人通過一級建造師、一級造價工程師、注冊安全工程師考試,19人通過二級建造師等相關職業資格考試,在省、部級及以上期刊發表論文32篇。這個不愛生活愛工作的人,工作服永遠都是臟兮兮,沒吃完的午飯端回辦公室就成了晚飯,每天都要去現場檢查,凌晨2點不睡覺,還要“遙控”現場匯報工作。這個嗜書如命的人,一有空就看書,心亂時候就看書,靜不下心就看書。他已經考過了一級建造師的5個專業。這個愧對家人的人,工作20年回老家探望家人不到2個月。

 “我都不知道小孩教室在幾樓,她的老師也不認識我”。談及女兒,張文選眼角濕潤。他能清楚地記得工程圖紙,清楚地記得工程的每個節點。但身為父親,并不稱職。女兒未滿月就回項目,現在女兒已經讀二年級了,答應的出游都沒實現。雖說現在距離女兒只有一小時車程,但也只有每周五晚回家,默默守著寫作業,周六大早就匆匆返回項目。這一次,龍泉山安全貫通了,我一定要帶女兒去北京天安門看升國旗,再也不食言了。

“一大堆人會問你為什么,都必須解釋清楚。”2011年參加工作的陳濤,歷經南水北調和紅星路南延線的磨練,在師傅張文選的教導下,已經獨當一面,成為項目部的工程技術部主任了。“同學都很羨慕,干著國內最長的城市軌道交通隧道,拿著高工資,真的很牛呀。”趙建波是個90后,喜悅都寫在臉上。現在也是1號斜井工區的副主任了,負責全長約6公里的開挖任務,高峰期時也管著近600人。2019年的小目標就是通過一級建造師考試,迎來健康的豬寶寶。

歷經三載,這個團隊已從小苗成長為參天大樹,枝繁葉茂,綠意蔥翠。成都市城市軌道交通建設“十三五”規劃指出:到2020年末,力爭實現成都市軌道交通建設總里程780公里以上。

邁向未來,他們憧憬無限,向著更廣闊的世界、更偉大的夢想深情眺望,開啟新的壯闊征程!

http://www.cneo.com.cn/portal.php?mod=view&aid=126500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下载易发游戏带三张牌